七言

喜欢各种可爱的猫猫
不要让家猫强行表情包
云吸猫启动!

如果是本人的话…他们打的都是气花花
脑补一下,可糖可刀
词青永不倒QAQ

七里香
我是你的俘虏
我的小花间啊,我是你的俘虏这种梗

论双向暗恋的不可实施性(番外)

甜到死好吧,保证齁出来。
01.关于方十七溜出YY后

企鹅好友申请[男朋友记得签收]
微信好友申请[男朋友快点签收]
短信[您的男朋友已经办理成功,请按1确认]

“柳词你烦不烦啊。”抱着电话小盆栽用着软软的少年音问这电话另一头的人,“群拉你了,快进来了。”

“方青砚,你喜不喜欢我啊。”柳剑神突然问了一句就不出声了,势必要个结果。

和喜欢的人呼吸交融大概是最幸福的事,脸爆红的小盆栽想到,“爸爸当然喜欢儿子了。”

“嗯,我也爱你,方青砚。”
“嘟——嘟——”

秒挂电话的小盆栽喃喃道“柳词你烦不烦。”脸上却是挡不住的笑意。

02.关于柳词的小心思

“柳词,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。”鸠占鹊巢的方·吃可爱长大·十七抱着抱枕问。

“从我觉得你可爱开始啊。”柳·一脸甜蜜·剑神,把人拉扯到怀里,捏了捏小脸回答。

“咦,柳词你好恶心。”却还是实在的在男朋友怀里窝了个好位置的小盆栽,“哎,你不是约了双气花?没事吗?”

“好好看电影,花舞剑他们能行。”

此时某频道,
“柳词人呢”
“联系不上啊”

03.关于复合的当天
柳词歌妤:还是和男朋友气花好 @ 方青砚

EIvLIs:带菜小纯刷币 @ 柳词歌妤

花舞剑: @ 清儒  @ 飘云凌 @焚影不归  @ 颜子渊 散队安慰一下?

兰摧玉折:菜啊,方青砚。

当事人则在腻腻歪歪的电话中。

论双向暗恋的不可实施性(完)

弹幕上清一色的“月播主播突然开播”“哇,碰巧点进来,幸福”,柳词扫了扫屏幕,挑出一个自己想回答的问题。

“今天播啥,斗地主还是JJC”
“不知道,约的人还没回复。”

“怕不是花老师还是老飘”“老飘不好鸽好吧”“食物链底端老飘”无聊的操控着游戏人物,柳词歌妤叹了口气,“你该不会把yy卸了吧。”

『就像,以前偷偷示好的隔空喊话一样』

方青砚的心里冒出了这个想法,还没来得及安抚下去,手却已经点开了YY。

好友申请[和男朋友气花吗]

手指在屏幕上显示(男朋友)三字的地方划了又划,点下了同意。

直播间里传来他熟悉的声音,带着暖意春风。
[我大概,就是这么喜欢上他的吧。]盯着过图界面的方青砚想到。

几乎是过完图立刻就有一个组队申请,而方青砚也几乎是秒接,直播间传来柳词的声音“今天和男朋友气花好吧。”

会忘记的习惯无非是不刻骨铭心,而于他们彼此,显然是疼到骨子里的爱,你的气场无敌,我的南风乱撒,仿佛分离不过是一个玩笑。

四个小时的竞技场,方青砚机械的报着技能,转火,集火,没有多余的话,柳词歌妤则是和弹幕上的小迷妹们有一茬没一茬的接着话,老粉们胆战心惊,新粉们不明所以。

直到柳词下播,方青砚才开口,“柳词,你什么意思。”
“重要吗,方青砚”,柳词的声音带着疲倦和厌烦,“方青砚,这重要吗,你不是要搞我吗?你不是等一个原谅就好?我还回来了,你好好的走,别回来了行不行。”

“我cnxm柳词歌妤”,也许是对方声音里的厌烦让人慌了阵脚,不知道说什么的方青砚突然想起了以前的助攻,“柳词歌妤,你不是喜欢我吗。”带着骄傲的一个肯定句,如果忽略屏幕前发红的眼睛,发白的骨节。

“方青砚,你听清楚了,我喜欢过你,喜欢过,然后收回了。”柳词歌妤在赌,自己能不能听到那句话,那句他等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话。

“可我刚刚在和男朋友打气花啊。”说完这句话,频道里就只剩柳剑神一个人对着屏幕傻笑了。

论双向暗恋的不可实施性(2)

柳词歌妤看到消息的时候正准备出门。

私信[没事。]
好友申请[忽略。]

柳剑神神色如常的做完这一系列回应后,有一次上楼打开了大门,将鞋柜上的公文包拿上,顺便确认了下其他东西是不是都带了。就像…只是真的忘记拿了,又好像这样就能拿回放在方青砚那里的,已经千穿百孔却还为他流淌满腔爱意的真心。

柳词歌妤有多喜欢方青砚,喜欢到就算他塞给自己一个情缘,他也笑着接受了。

渣男?正好,他是气纯。从认识方青砚开始,他的世界就只有这一个。

游戏上日常,一起。
你要写作业,连麦。
谈恋爱,说服放弃。

柳词歌妤为方青砚织出了一张网,用血肉,用真心,用爱意。方青砚用言语将网划出一道口子。口子没有修复,网也越来越大。

对于小心眼的人来说,得不到不会罢休。对于固执且胆小的人来说,一个行动便是长久。他不是没给过方青砚离开的机会。花老师曾经问过,既然这么喜欢,为什么不开口。

[我怕忍不住把他关起来,就像看到他打气花时,想把他圈在怀里,好好的警告一番。]心道,面前确实带着无奈的笑意“儿子总要长大。”花老师虽也觉得这番回答和柳词的态度不合常理,却也没能细问。

浑浑噩噩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柳词歌妤瘫在沙发上,对着顶灯不知想着什么。

柳词歌妤小心的告过白,而他喜欢的前面没有给出正面回应,吵架,撕破脸,一切也带着柳词的纵容。

[就这样算了吧,结束这无聊的闹剧,他不属于这个圈子。]

“方青砚,你凭什么回来。”一边喃喃一边打开了直播,他知道的,莫名来的自信,但是他知道,他的方青砚,一定会第一时间进入直播间的。

如柳词所料,被拒绝的方青砚被熊猫TV的通知声闹了个头大,却还是勉强半眯着眼,适应着强光点进了直播间,撑起身子,甩了甩头,带着手机去了洗手间,冷水扑在脸上,勉强清醒了许多。

论双向暗恋的不可实施性(1)

你是我年少的心动,是我恒古不变的真理。
你是我心动的少年,是我撞破也不回头的南墙。

焚影不归是圈子里第一个发现方青砚喜欢柳词的,方青砚藏的很好,花老师不知道,颜子渊不知道,诚然柳词不知道。

为什么会知道源于一次22,明花,嗯很有前途,剑网三卸载。

中途有事突然离席的小花间显然忘记闭麦,焚影不归表示,他其实是不想听的,听到只是个意外,不对不对,他完全没有听到方青砚的室友问他是不是又在看你喜欢的人直播,就是那个柳词来着?

相比之下,仿若全世界都知道柳词喜欢方青砚,花老师知道,飘云凌知道,落叶听松知道,除了方青砚本人不知道。

不是没人打过助攻,兰催暗示过,将军暗示过,基本上和方青砚玩的近又碰巧熟识柳词的,都暗示过。

人们只愿意承认自己所愿意面对的结果。

方青砚认为自己错了,即使他看起来再云淡风轻,再骄傲放纵,他骨子里却依旧知道自己错了。
[我欠他一句道歉]
带着这样想法的方青砚,又怎么会相信柳词歌妤喜欢他,他把满腔真心捧到我面前,被我践踏了个稀巴烂,他会喜欢我?可笑。

所有助攻的话语都被过滤成了安慰,带着成长时的自以为是的成熟,埋藏在了加拿大的深夜。

固执却傲气自负的人,这类人没人甘愿得不到一个结果。当歉意,在意,和我爱你的思绪蹦开骄傲的弦时,方青砚却意外的感到轻松。

『终于等到这一刻了。』

像每个人干大事前一样,深呼吸,不断告诉自己平静。
私信[对不起。]
好友申请[对不起。]

朝九晚五其实不切实际。无非是工作开始时间和预计结束时间。所以加拿大早上七点多的消息,对于国内正在梳洗的柳词歌妤来说,看不到才是奇怪。

柳剑神终于上车了(一)

爱情这东西好啊,好就好在,好他马勒戈壁。

柳词歌妤和方青砚都是固执的人,固执也情长。

一个是对方年少时所有的温暖,一个是长久来唯一一次的宠溺。

爱情这东西,得不到,有些人就算了,有些人则是互相折磨着。

『我喜欢你,我也知道你在意我』

谁都不曾迈出那一步,今天我发个微博,明天你说个骚话,而高玩圈终究是小,因为小,所以巧,我熟悉的人和你玩的好,我这个队友和你冲过分。

不可否认高玩圈可能有一堆低情商的,但是能把一个门派玩像话的,又怎么可能是个低智商,这两个的暗自打听,故作镇静也不是没人看得出来。

所以当方青砚被推进房间里时看到的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时,他第一反应是逃跑,企图离开房间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柳词的心情并不如声音听起来冷静,方青砚没参加大师赛,方青砚谈恋爱了,方青砚和落叶关系不错,方青砚认识了这个气纯,方青砚跟那个剑纯组队了…满脑袋都是方青砚,可柳词终究是柳词,除了一次直播时的发飙,他都很好的克制着心情。

“我…”吵架后的第一次交谈,第一次这么直接的生动的面对对他冷漠的柳词歌妤,就像柳词只会活成柳词一样,长大的方青砚也只会是方青砚,意气风发,口是心非,却也…容易乱了阵脚,慌作一团。

“柳词…”
“柳词…”
“cnm柳词歌妤…”一直没得到回应的方青砚终是红了眼眶,“柳词歌妤,我不会道歉的。”

柳词看着一直低着头的方青砚,他紧握的双手,他轻轻的颤抖,他的脖颈,他…柳词咽了咽喉结,正想开口说什么…

“柳词歌妤,我喜欢你。”方青砚仿若豁出去一般,“我喜欢你,我不会道歉的,先招惹我的是你,约气花带我玩的是你,不让我也谈恋爱的是你,问我是不是你男朋友的也是你,我凭什么道歉…”

握住企图打开房门离开的方青砚的一只手,“你不用道歉”,回过头的方青砚脸是红的,眼睛带着水汽,锁骨被勾勒出来,“别这样看我啊,你这是搞我啊。”

“CNXM柳词,你他妈什么意思。”坦言终究是不可能的,心平气和的说话显然不适合已经兵荒马乱的方青砚。

“我说,”柳词把小刺猬方青砚搂到怀里,一个故作奋力挣扎,一个耳边轻言轻语,“我说,方青砚,我是你男朋友。”

后面的一切似乎水到渠成,宾馆的房间,破镜重圆,似乎也只有水乳交融才能证明真的拥有彼此,而不是在回忆,在梦里。

队友的男朋友是个暴娇

我是一个气纯,我有个气纯队友。
我是一个气纯,我有个脱单的气纯队友。
我是一个气纯,我有个重色亲友不冲分的气纯队友。

我是一个气纯,我感觉我像个剑纯。

我是个气纯,那天,我的队友说,还是气花好啊。

我想和队友的男朋友沟通一下,比如,放我和气纯冲个分,但是我不敢,队友的男朋友是个暴躁花间。

气纯说,他对象只是有点傲娇,我觉得不是,那个少年花间,应该是个暴娇。

我是个气纯,今天队友的男朋友没上线,我以为,我们可以冲分了,然后…他以切磋名义,花式锤各种咩…哦,都是和他男盆友打过JJC的。我是个气纯,今天我还在散排。

我是个气纯,今天我终于可以和队友冲分了,虽然队友总是突然闭麦有点事,但是没关系,闭麦的狗粮不算狗粮。

“CNXM柳词,老子不吃这个不吃”耳机里传来某个熟悉的花间声音时,我今天不想冲分了。

“儿子醒啦,快吃了,挑食长不高。”耳机里传来柳恶心·天秀·剑神的声音。

我是个气纯,我也是个主播,我是个开着直播冲分的气纯,我的队友是个气纯,是个知名气纯。看着弹幕清一色的,『6666666』『次奥这他妈是复合了!』『等孤寡老气纯一个心境解说』现在,我想关了直播。

我是个气纯,我绝对没听到我的队友说骚话调戏暴躁花间。我也绝对没听到某花间的“你他妈闭嘴,亲你妹。”

我是个气纯,为了上分我…上个锤子分,老子的情缘呢,快出来,我也要秀。

我只有脑洞

恋爱流主播日常
1.吃鸡方青砚被打人还没过去一个无敌就到,方傲娇偷偷还了个南风,柳剑神调侃,花老师起哄

2.为什么我要在柳剑神的直播间才能看到男神方十七啊

3.某主播散排吃鸡,直播间竟传出不陌生花间声音。

4.队友怒跳YY柳词歌妤你他妈还冲不冲分

回国

1.不知道为什么就买了机票来到柳剑神所在之处的方十七,由于不敢见人和落叶听松,阿越抱怨,结果被卖,柳剑神怒打电话问出地方去接,小盆栽绷不住委屈巴巴死不道歉,柳剑神不忍心只能示弱各种哄,然后哎嘿嘿

2.小盆栽直接敲了柳剑神家的门,真在直播的柳剑神默默开门,方盆栽瞬间进门,柳剑神贼高冷的表示,你先做着,有话再说,就去直播,方盆栽小心翼翼跟在后面,凑到耳麦前,出声,围观群众正经,柳剑神关直播“你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方盆栽不闹了,委屈巴巴,然后发脾气说实话,柳剑神看着不口是心非来有点哭唧唧的方盆栽,实力哄,然后哎嘿嘿,第三天直播主题『带男朋友刷币』

日常各种老套梗
奶一口复合
nice啊,词青

恋爱流主播

瞥着熊猫TV的直播间,一杆子围观群众不只是进还是不进,先不说是否知道青花词这远古的历史,光是柳剑神这房间名就叫人害怕。

『今天份的气花』

是不是我还没睡醒

柳词哥哥的侄女来了?

弹幕上也有人刷“这是复合糖吗”,随后就被一波竹子盖过了,深怕自家主播生气了关直播。

柳剑神到是安然自在,不紧不慢的散排着JJC,和人絮絮叨叨“你看你看,我就说加群的不一定关注了,关注的不一定加群的”“我以后直播也不发通知了”嘴上这么说着,还是规规矩矩的在群里通知一声。

(叮——)yy有人进入的提示音,和屏幕上队里出现的花间,使得弹幕停了下来。

“哟,儿子来了”
“CNXM柳词,这他妈什么房间名”
“都说方二十成熟了,怎么还是这么暴脾气”
“你还打不打了。”
“儿子生气啦?来爸爸亲亲”

弹幕已经炸成一团,不用看就能体会到柳剑神的好心情,瞅着满屏飘过的[?????][复合了!]

柳剑神笑道“好还是方青砚好,儿子是真的好,来今天直播气花22。”

柳剑神全程乐呵呵的,和人设完全不符,打了几把下来,默契度几乎和以往一样,彼此还是熟悉对方的套路。

一把漂亮的秒杀出来,屏幕上的道长不动了,焦点看着一个可爱的小花萝,yy和直播间也没了声。

“你倒是排啊。儿子?柳词?柳词歌妤?”接着就传来盆栽的碎碎念“别是卡了吧。国内网这么差吗?”

直播间这头的围观群众只见自家主播点开背包,一排的烟花,一个个炸了下去,“方青砚你是不是我男朋友。”不是第一次问时轻松的模样,不是第一次问时带着调侃的语气,带上了沉稳和认真,又重复了一遍“方青砚你说,你是不是我男朋友。”

被烟花炸懵的盆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,几秒后竟然直接下了游戏,柳剑神也不说话,屏幕也没动过,网络这头围观群众也不敢发一句弹幕。

气氛沉重了没到30秒,又是(叮——)的一声,传来少年带着别扭和羞涩的声音,“你是你是,刚刚网不好,等我上线气花啊”

柳剑神到底是柳剑神,当着一堆人的面按了录音,“我是你什么啊,方青砚。”

小盆栽瞬间失声,隔了些许时候,才憋出一句“你是我男朋友好吧,”随后又是意气风发的模样“柳词歌妤你烦不烦啊,赶紧排。”

心满意足的柳剑神当然是决定把盆栽哄的好好的,“儿子还是可爱,走排排排。”

啊啊啊啊还有好多梗,圈地自萌圈地自萌,因为产量太少只能自己写了自己看了,等太太们更文嘤嘤嘤,ooc是肯定ooc的,写不好也是肯定写不好的,但是脑洞是肯定要有的